Deprecated: Function split() is deprecated in /home/djaaiekud5jdaza7irevk/wwwroot/article/inc/functions.inc.php on line 10 Deprecated: Function split() is deprecated in /home/djaaiekud5jdaza7irevk/wwwroot/article/inc/functions.inc.php on line 11  手绘地图微信传父 被拐9年 15岁少女回家_大家客 - 技术&资讯|

大家客 - 技术&资讯

手绘地图微信传父 被拐9年 15岁少女回家

2015-01-30 21:52:03

微信新闻转载

“花好月圆,破镜重圆。”1月8日,终于见到了失踪9年多的女儿后,39岁的程竹更改了自己的QQ签名。

9年前,6岁的女儿程程(化名)在放学后失踪。至此,程竹开始了漫长的寻女之路。期间,他换了两台车,车身上贴满了孩子的信息,和几位同样丢失孩子的家长走遍了大半个中国;而他的女儿程程也从未放弃寻找亲生父母的努力,直到她在网络上发帖询问记忆中残存的家乡信息,并被热心网友发现并将信息反馈给程竹。

1月8日,在经过前期秘密采集程程DNA并比对成功后,成都警方配合西安警方,成功将被拐9年并一度被转卖的少女解救。

成都商报记者 施斌 实习生 杨利娟 摄影报道

6嫌疑人被抓

案中还有案

程程被解救后,其养父母孟某、刑某因涉嫌收买被拐儿童罪被刑事拘留。但案件并未结束,后续侦查及抓捕工作随之展开。

1月12日,专案组民警在新都区将孟某堂妹小霞(女,河南长葛市人)抓获。根据小霞的供述,民警将嫌疑人王某某抓获,后又相继将转卖程程的王某夫妇抓获。王某被抓获后,对自己涉嫌拐卖儿童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至此,此案6名嫌疑人全部被抓获,目前均被刑拘。

在审查中,专案组发现孟某、刑某夫妇还从他人手中买了一名男婴,现名叫孟川,今年24岁,此事正在进一步核查中。

少女手绘地图 发微信千里传父

一个多月前,15岁少女孟希跟随养父母来到成都,并在华阳汽车站附近租下一间铺面,经营蜂产品。虽然已跟随养父母一起生活了6年,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但孟希知道,自己的真名叫程程,她是被养父母“买来的”。来到陌生的城市,程程更加惦念自己的亲生父母,于是,她在网上发帖询问:“谁知道西安市大白杨街?”

她的网帖恰好被一名关注被拐儿童的网友发现,一来二去,这位好心网友得知了程程的身世,并通过网络查找到西安当地一个名为“寻子联盟”的活跃成员程竹的联系方式,将这一信息反馈给了程竹:“这有可能就是你失踪9年的女儿。”

根据好心网友提供的电话,程竹与程程取得了联系。起初,他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因为寻找女儿的这9年里,他一次次燃起希望,又一次次失望。但他还是决定要再试一次,拨通了程程的电话,这次通话虽然很短,但程程告诉他:自己原名就叫程程。

程竹产生了要去成都的想法,“即便不是,也许能帮到其他被拐儿童的家长。”

期间,程程主动添加了程竹的微信,并与程竹保持着联系。“她发给我一张现在的自拍照,我一看就觉得和我女儿小时候很像,那时我就觉得,女儿要找到了。”程竹说。

为了尽快与程程见面,程竹通过微信向程程询问其住址。但初来成都的程程一时却说不清楚自己身在何处,机智的少女于是手绘了一张地图传给程竹。根据地图上标注的信息,程竹发现,女孩所处的地点就在华阳汽车站附近。

按图找到少女 川陕警方联手解救

抵达成都后,程竹很快根据这张手绘地图找到了程程。“我女儿很聪明,瞒着她现在的养父母站在他们的铺子门口,我远远看了一眼,确认她就是我的女儿。尽管9年多了,可是我还是认得出。”程竹告诉成都商报记者,那天,是1月6日。

随后,程竹迅速将情况反馈给了西安市莲湖公安分局刑警大队民警。次日,西安警方抵达成都,并请求成都警方配合办案,解救被拐少女。在研判案情后,天府新区公安分局决定,先秘密接触程程,提取少女DNA血样比对确认后,再行解救。

7日,天府新区公安分局刑侦支队首次提取了程程的血样,迅速送至实验室检测DNA数据。“为了检测更准确,我们的法医在8日上午又提取了程程的父亲与母亲的血样送件。”天府新区公安分局刑侦支队民警黎晶说。8日下午4点,检测结果出炉:“程程与程竹的DNA匹配达到99.9%。”

川陕两地警方迅速紧急商讨解救方案。此时,程程发来微信告诉正和警方在一起的父亲:“养父刚刚外出,不知何时回来。”警方随即决定待其养父母均在家中时再行采取行动。当日下午5点过,程程发来微信告知其养父母均已回家的消息,解救行动随即展开,警方一举将程程的养父母孟某、刑某抓获。

6岁被拐 3年后又被转卖给他人

虽然被拐时仅6岁,但时隔9年,程程仍对自己的被拐经历记忆清晰。“那天我放学,妈妈没来接我,一个阿姨过来说她是我妈妈的同事,叫我跟她走。”程程被拐的这天,是2005年10月18日。

后经警方调查,程程被一王姓女子拐骗后带至陕西省延长县取名“王希”。“大概在我八九岁的时候,我被卖到了现在的养父母家里,在河南一直生活到现在。”程程说。

负责办理此案的西安莲湖分局刑警大队民警严晓宇告诉成都商报记者,程程被拐3年后又被转卖,是因最初拐走她的嫌疑人王某与丈夫感情破裂并离家出走,王某丈夫无力抚养程程,遂将其以1万元的价格卖给了孟某。据了解,孟某的妻子因无生育能力,遂产生领养孩子的想法,经孟某堂妹小霞的同学王某某(女)介绍后,与王某丈夫达成交易,随后将程程改名为“孟希”。

去年11月,正在读高一的程程辍学,随后来到成都。“不是他们(指养父母)不让我上了,是我不想再花他们的钱。”程程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在河南生活时,吃穿不缺,也让我上学,但我知道他们不是我的亲生父母,我就想找到我的爸爸妈妈。”

现实版《亲爱的》

车上贴满女儿信息

父亲9年来跑遍大半个中国

一家团聚后,程竹夫妇高兴地拉着女儿的手,程程也依偎在父母怀中,享受着阔别已久的父爱母爱。

回想起9年寻女的苦涩经历,程竹告诉成都商报记者:“除了云南、贵州、新疆、吉林、辽宁,其他省我都找遍了。”

据程竹自述:女儿被拐前,他是一名装修工,爱人在西安做小生意;那时,他们的收入不错,还有20多万元积蓄,后来孩子被拐,为了找孩子,现在他们已欠下了18万元外债。

2006年,程竹买了一辆面包车,并联系了几位同样走失孩子的家长,一同上路寻找孩子。车身上贴着走失孩子的信息,哪里有线索,他们就往哪开,几年下来,他们跑遍大半个中国。
几年下来,程竹和其他孩子的家长经历了很多挫折和无数失望,他们建立的走失孩子家长QQ群里,一共有几百人,但几年下来,只有4个人找到了自己的孩子。

前一段时间,程竹又买了一辆二手车,依旧在车身上贴满女儿的信息,准备继续上路,此前那台车因跑了太久报废了。“虽然家里还有一个9岁女儿,但我从来没有放弃寻找程程的念头;只要我活着,就要一直找下去。”程竹告诉成都商报记者。这些年来,他每年几乎都有10个月时间在外面跑,去找他的大女儿,小女儿只能留给爱人照顾。

他们依旧租住在西安红庙坡附近,虽然收入不多,但还是花钱租了一套单元房。“这样的房子更安全一些,有时候要留小女儿自己在家写作业,我也更放心。”程竹的妻子说,“我们不想离开红庙坡附近,有时候觉得,女儿一旦回来,还能找到家。”

微信行业动态 微信开发 微信营销 微信技术 微信新闻转载

返回首页

大家客 - 技术&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