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Use of undefined constant TITLE - assumed 'TITLE' in /home/djaaiekud5jdaza7irevk/wwwroot/article/index.php on line 282  支付宝与微信的“撕咬”!_大家客 - 技术&资讯|

大家客 - 技术&资讯

支付宝与微信的“撕咬”!

2015-02-04 11:36:32

微信新闻转载

昨日下午,支付宝钱包才刚刚增加了红包到微信、朋友圈、QQ和QQ空间的分享入口,晚上21点即遭微信全面封杀,寿命不到12小时。腾讯在其今日的官方回应里,更是将支付宝红包的微信分享功能称为“挂羊头卖狗肉的违规行为”,还称“等什么时候阿里系接入了微信支付,我们再来谈这个问题”。

或许是时候回顾一下微信和阿里在红包上的纠缠了。

前传:2014年春节,微信红包的“珍珠港偷袭”

趁着2014年春节将至,微信靠红包功能切入支付领域,这已经是被分析得脱了一层皮的经典案例,马云称之为“珍珠港偷袭”,此处不再赘述。

透露一下虎嗅对编辑写错别字的处罚:错别字先生,请自觉到工作微信群里发红包。

2015年春节红包大战第1季:支付宝钱包红包与手机QQ红包隔日上线

2015年1月26日,支付宝钱包8.5版本上线,增加了红包功能。根据《北京晚报》的报道,支付宝今年春节发放的现金红包及消费抵用券红包总规模将在10亿元以上。

这看起来已经很任性了,但腾讯似乎不愿让阿里专美于此。

1月27日,手机QQ上线5.4版,新上线的红包功能被赋予多个入口。根据《每日经济新闻》的报道:今年春节,手机QQ官方红包发放金额合计超过30亿元。

2015年春节红包大战第2季:支付宝红包支持微信分享

根据新浪科技的报道,从2月2日下午开始,支付宝钱包内的红包功能,增加了微信、朋友圈、QQ和QQ空间的分享入口。
“钱在支付宝,但社交关系在微信”,这几乎是绝大多数中国网民的现实困境。支付宝红包支持微信分享在客观上能缓解这一问题,但同时也意味着阿里进入了腾讯的地盘。

除了利用腾讯积累的社交关系,阿里还为支付宝拉来了微博和陌陌:新浪微博与支付宝钱包合作进行的“让红包飞”活动于2月2日正式上线,陌陌今年春节也将联合支付宝钱包给用户发新春红包。

2015年春节红包大战第3季:微信全面封杀支付宝接口

根据《每日经济新闻》的报道,腾讯内部将今年春节的红包活动比喻成“诺曼底登陆”。

但枪声已经在春节之前打响。

根据新浪科技的报道,大约在2月2号下午2点左右,支付宝红包出现无法分享到朋友圈的情况,但仍旧可以在微信群分享。然而到2月2日晚21点左右,微信全面封锁了支付宝的分享接口,导致支付宝红包彻底无法分享到微信平台。
支付宝钱包新增的微信分享功能,存活时间不到12小时。

2015年春节红包大战第4季,腾讯回应封杀支付宝:等阿里系接入微信支付再谈

根据新浪科技的报道,腾讯今日中午回应了微信封杀支付宝红包一事,言辞堪称激烈,直接将微信朋友圈里的支付宝红包称为“挂羊头卖狗肉的违规行为”,全文如下:
微信的朋友圈是一个由熟人关系链构建而成的小众、私密的圈子,微信红包则是好友之间的一种趣味互动,表达情感的方式,我们绝不容许有人打着红包的名义进行朋友圈恶意营销,破坏朋友圈体验。近期我们会对此类挂羊头卖狗肉的违规行为进行逐步打击。

等什么时候阿里系接入了微信支付,我们再来谈这个问题。

2015年春节微信与支付宝大战第5季:微信店铺禁用支付宝

就在嗅君写作此文之时,微信与支付宝之争又再度升级,不再是简单的“红包大战”了。

支付宝官方微博的置顶消息称:今天支付宝客户中心接到多位商户来电,从昨天下午开始,商户通过微信公众平台开设的店铺无法使用支付宝收付款。
新浪科技的分析看上去比较合理:微信扩大了针对红包的封杀范围,将微信平台上所有与支付宝相关联的链接或请求全部屏蔽,包括自身体系内微信电商客户。微信平台上的商户调用支付宝接口时,同时受到了影响。商家无法使用支付宝收银台的服务,用户也无法顺利完成支付。

本来大家以为微信已把支付宝封得死死的时候,2月3日晚间约八点,支付宝突然发起珍珠港似的突袭!

支付宝方面称,支付宝红包上线了“红包口令”功能,不需要分享接口就可以在微信和QQ里发红包!

即:当用户将红包分享到微信或QQ时,支付宝红包会自动生成一张带有数字口令的图片,用户点击“保存图片并打开微信”就可以将这张图片保存到手机相册中,并打开微信。这张图片可以任意发到微信群、朋友圈或者qq中。收红包的人只要看到这张图片,记住图上的数字口令,再进入支付宝钱包首页,点击“红包口令”输入这串数字,就可以领取红包。

此举绕开了微信的封杀,#难不成微信可以把用户发出的数字口令图片也封掉#?但它的弊端在于红包就不限于朋友分享哄抢了,任何看到此图片上口令的人都有机会抢到红包,这对于发红包的用户来说,其实心理上会有不爽感。

信息禁运与新柏林墙

腾讯与阿里的冲突由来已久,2个月前新浪微博打击二维码营销(当然是剑指微信公众号和服务号)时,PingWest骆轶航的《阿里腾讯之间的信息禁运与新柏林墙》在科技圈流传甚广。

此文用绕口令回顾了之前阿里与腾讯的冲突:
事情基本是这样的——微信封掉了快的分享到微信的红包链接,但微信没有封掉有同样行为的滴滴红包;淘宝一年前封掉了来自微信的访问,还停止受理微信场景下的支付接口申请;微信不知道什么时候封掉了来自支付宝的链接;支付宝封掉了口袋通(帮助商户搭建微信商城)的支付接口,但官方回应不是因为微信而是因为口袋通未经授权网站使用支付接口……

在骆看来:
经过了2012-2013年持续的大兼并与大整合,中国互联网公司呈现了前所未有的两极最多三极格局。而这一格局恰恰是2010年3Q大战以降和移动互联网工具的爆发期,大小公司一起大干快上“开放平台”和开放API运动导致的一个结果。现在,列队完毕阵营分明,之前那些信息的自由流动访问,交易与流量跨平台的交换与共享,突然中间被设置了越来越多的隔离带和高墙。

骆将这种冲突和对峙喻为“互联网冷战与一堵新的数字柏林墙”,结合上文所述马云的“珍珠港偷袭”和腾讯内部“诺曼底登陆”的提法,“柏林墙”的比喻堪称绝妙。

或许历史真的总在轮回,好在跨越这堵新的柏林墙不用流血。

微信行业动态 微信开发 微信营销 微信技术 微信新闻转载

返回首页

大家客 - 技术&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