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Use of undefined constant TITLE - assumed 'TITLE' in /home/djaaiekud5jdaza7irevk/wwwroot/article/index.php on line 282  微信订汽车票 方便 空座率有点高 浪费_大家客 - 技术&资讯|

大家客 - 技术&资讯

微信订汽车票 方便 空座率有点高 浪费

2015-02-04 23:26:40

微信新闻转载

微信订购一张返乡汽车票对于在广州打工6年多、玩熟了智能手机的老张来说并不难,第一次尝试就成功了的他,一下就忘记了没有抢到动车票的郁闷。他要回南宁,动车4个小时、169元,汽车9个小时、280元。虽然怎么看都是动车划算,但“没票”和“难买”让他不得不退而求方便。

今年可谓春运汽车微信订票的元年,广州各个汽车客运站相继开通了微信购票,最初是为了抵抗高铁、动车的冲击,不过由于“购票实在太方便”,倒是吸引了不少粉丝。然而,记者调查发现,随着微信购票日渐被以学生和新城市工人为代表的春运主力军接受,其不完善也日渐显现:退票难、空座率高,在交通资源尤为紧张的春运期间造成乘客和汽车客运站的双浪费。

“铁老快”票难买 “回头客”涌向汽车票

昨天中午,广州火车站售票厅内挤满了排队“折腾票”的人,而与之一路之隔的汽车客运站则显得非常冷清。售票厅内每个售票窗口前三三两两的乘客,直到下午两点多钟才迎来购票人群,而最多时每个窗口前也不超过十个人。

“‘铁老快’抢走了许多乘客,没法计算具体有多少。”客运站有关负责人坦言,与去年厦深铁路开通后抢走高端商务乘客相比,今年开通的贵广、南广动车因为价格更便宜,而抢走的乘客更多,“又快又便宜,‘铁老大’这回变成了‘铁老快’。”

“厦深高铁开通那次的‘折腾’,对汽车春运影响很明显。刚开始潮汕乘客都跑了,然后订不到票,乘客最后又回来了许多,这一来一回,可让我们预估运力大伤脑筋。”天河客运站有关负责人曾向本报透露,该客运站以发往深圳、潮汕等方向班线居多,厦深开通后就赶上那年春运,该站一度因预订量少、运力储备过剩而发愁;但随着高铁传来“厦深票源紧张”、“潮汕返乡一票难求”等消息,许多乘客又回来了。

各汽车客运站面对同城其他站点的竞争,仅靠“回头客”是不行的,于是这两年纷纷搞促销,其中微信订票是最火的促销方式之一。南宁人老张并不是饮头啖汤的“微信票友”,其实从去年开始,省、市汽车客运站、天河客运站等就已经开通了微信订票,但效果一般。而今年,广州十几家大型汽车客运站齐刷刷推出以站名为公众号名称的官方微信公众号,明显是有备而来。记者昨天前往“广州-潮汕”方向班线较多的天河客运站、“广州-南宁”、“广州-贵州”方向班线省市客运站,本是下午购票高峰的购票窗口门可罗雀。由于“购票实在太方便”,各汽车客运站吸引了不少粉丝,广园客运站、天河客运站以及省汽车客运站的微信粉丝或微信订票量都已超过了2000,最高每天订票500多张。

订票容易退票难 订票之后又弃座

不过,随着微信购票日渐被以学生和新城市工人为代表的春运主力军接受,问题也来了。
“微信订票容易退票难,”大二学生方琳提前一个多星期微信预订了回长沙的汽车票,但周末在网上“捡漏”,幸运地刷到了一张回长沙的高铁票,她想随手退了之前订的大巴票,手机却无法操作,她才知道,微信订的汽车票,须前往汽车客运站才能退。“为什么就不能像火车票一样,未取票的在系统上就可以退呢?”客运站有关负责人解释称,目前微信订汽车票暂不支持网上退票,对此,可能是技术原因,但并未透露更多。

除了乘客吐槽之外,客运站的管理人员和司机也遇到了麻烦,最明显的就是“弃票多,空座率高”。据有关人士透露,去年厦深铁路开通后某汽车客运站广州发往潮汕方向的班线“虽然票没少卖,但坐车的人数大降,许多人微信订票又弃座,发车时三成还是空座,而且这三成的数字还是往少了说的……”

退票难、空座率高在交通资源尤为紧张的春运期间造成乘客和汽车客运站的双浪费。对此,交通部门相关负责人分析,微信订大巴票虽然方便也博了眼球,但退票、改签等相关配套以及乘客乘坐习惯未改善,依然面临种种牵制有待挖掘其潜力;并建议下一步完善订票、退票系统及相关服务配套。

微信行业动态 微信开发 微信营销 微信技术 微信新闻转载

返回首页

大家客 - 技术&资讯